当前位置:开干资讯 >> 汽车 >>“敦煌女儿”樊锦诗:只因为在书中多看了你一眼

“敦煌女儿”樊锦诗:只因为在书中多看了你一眼

作者:匿名 时间:2019-10-25 09:59:36】

新华社香港10月7日电:“敦煌女儿”范进士:只是因为我在书中再次见到你

新华社记者鲁珉和张林

世界上可能没有比范进士更专注、更深情的“学生”。

就因为我在中学课本上读到“敦煌莫高窟”,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命中注定的。我从未忘记那篇课文。”范进士说。

在戈壁沙漠的沙尘暴中,她花了将近一年的时间反复阅读敦煌的《书》,从一个小女孩到满头秀发。“敦煌永远不会完。无论你读了一万本书还是学了五辆车,在敦煌面前,你将永远是一个知识有限的小学生。”

“敦煌之女”在这片贫瘠的土地上呆了56年,一千年来保护了735个洞穴,并致力于传承敦煌文化。

10月金秋,刚刚获得全国“文物保护杰出贡献奖”荣誉称号的敦煌研究院名誉院长范进士来到香港,荣获第四届香港“吕志和奖——世界文明奖”。

10月3日,在香港会展中心的颁奖仪式上,范进士说:“守护莫高窟是一项值得奉献一生的崇高事业。这是一个必须奉献一生的艰难事业。这也是一个永恒的事业,需要几代人去奉献。”

苦行僧:埋黄沙半个多世纪

范进士面前,白衬衫外面套着一件白头发白头的黑色薄毛衣。它平静而平静,知性在文化渗透下混合着一种开放的氛围。81岁的范进士坐在面向维多利亚港的酒店窗户前,说话带着北方口音,但仍然掩饰不住自己明显的上海口音。

1963年,25岁的上海女孩、北京大学学生范进士来到中国西北严寒的地方,把头埋在黄沙里。这次旅行持续了半个多世纪。

莫高窟位于甘肃省最西端。气候干燥,黄沙满天,冬夏炎热。范进士一天只吃两顿饭,喝盐水,住在土坯房里,睡在土坯床上,使用土坯桌。“每天在这里拍,在那里拍,都是灰尘,”她拍着自己的左胳膊和右胳膊,在现场打着手势。

白天你必须爬蜈蚣梯才能到达洞穴。

蜈蚣梯子是什么?这是一个“梯子”,它把棍子上不同的短叉分开,并在这些短叉上爬上爬下。81岁的范进士说:“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‘梯子’,它还是那么高。”她打着手势,低头看着自己的脚,就像站在梯子上受惊的小女孩。

因为害怕,范进士每天都会随身带几个干馒头。他尽量不喝水,更少上厕所,以避免上下攀爬。

现实生活是如此艰难,但洞穴就像天体一样。“这完全是两个世界,陶醉、震惊、震惊,不管怎么说,简单地说就是如此美丽!太美了!内容太丰富了!”

那时,一些老画家正在山洞里临摹壁画。山洞里没有电。他们想出了一个当地的方法。早上,当太阳从东方出来,山洞从西向东时,他们拿着一面镜子面对太阳,拿着一张白纸反射光线照明。他们在山洞里复制了它,发现了许多精美的艺术品。

敦煌研究院的领导常书鸿和段文杰是当时著名的文物专家,但他们穿着布鞋,打扮得像当地农民。经过近20年的整合,莫高窟用很少的钱呈现出新的面貌。它们看起来没那么破旧。范进士非常钦佩他们。

从那以后,这个江南女孩尽一切努力成为敦煌文化的提供者。

守护者:让壁画最美丽的脸庞留在地球上

莫高窟有1000多年的悠久历史,735个洞穴,2400多件彩绘雕塑和45000多平方米壁画,超乎想象。壁画不容易保存,尤其是色彩鲜艳的敦煌壁画,容易老化和褪色。随着旅游业的发展,大量游客前来参观。每次他们进入洞穴,气流都会对壁画造成不可逆转的破坏。

范进士担心:“与100年前的壁画相比,莫高窟壁画的颜色已经褪色,变得越来越模糊。”。

一次偶然的机会,范进士去北京出差,一位遥感调查专家给她看了电脑里的图像。范进士第一次知道,只要图像被数字化,就可以永久保存。"我一听到它,就想,壁画能这样做吗?"她因此提出了“数字敦煌”的大胆想法,即为莫高窟建立数字档案,并将洞穴、壁画、彩色雕塑和所有与敦煌有关的文物加工成高度智能的数字图像。同时,分布在世界各地的敦煌文献、研究成果和相关资料将被整理成电子档案,使莫高窟的历史信息得以永久保存和利用。

在相关部门的支持下,经过十多年的科技研发,2016年5月1日,“数字敦煌”资源库正式启动,古代敦煌被现代科技振兴。世界各地的观众可以在网上欣赏30个经典窑洞的高清图像,并在全景中漫游人类文明的宝库。

因此,千年壁画中最美丽的一面永远留在了地球上。

在敦煌研究院展览中心的展览上,写了下面一句话:“历史是脆弱的,因为她写在纸上,画在墙上。历史又变得强大了,因为总有一群人愿意保护历史的真相,希望它永远不会消失。”

范进士是这样一个痴迷的守护者。

发起人:让敦煌文化走向世界

范进士与香港有着不解之缘。

“第一个帮助我们的人是跑步跑步”。20世纪80年代初,萧伯纳匿名向敦煌研究院捐赠了1000万港元。“那时候我们穷到什么程度?莫高窟甚至没有洞穴入口,沙尘暴直接吹进洞穴。”咨询肖后,他们为洞穴安装了玻璃屏风和门。

第二个是宗一饶。他是中国研究的大师,拥有丰富的人文知识。他对甲骨文、考古学、历史学、文学和敦煌研究进行了深入研究。饶老去过敦煌几次,被敦煌的历史和文化迷住了。范进士和饶老很欣赏对方见面晚。随后,范进士主持的26卷《敦煌石窟考古全集》在香港出版,宗一饶先生由衷称赞:这是真实准确、精致的,敦煌研究进入了另一个领域!

1987年,范进士第一次来到香港。"那时,除了学术界,很少有人知道敦煌."范进士说,现在不仅很多人知道这件事,甚至还有“敦煌热”。许多香港人为此作出了不懈的努力,包括捐钱、举办讲座和帮助推广各种文化。后来,香港的朋友说,他们不妨成立一个名为“敦煌之友”的组织。

“我很感动。他们在这里没有收到任何钱。他们还雇佣律师来保护我们的知识产权。后来,越来越多的香港政界和商界人士相继加入这个团队,向世界宣传敦煌文化,让更多的人了解和理解敦煌。”

它渗透敦煌文化的时间越长,范进士就越认为它是“百科全书式的宝库”。近年来,范进士一直在四处传播和推广敦煌文化,不仅在国内外举办展览,还积极进入学校和社区推广和推广敦煌文化。

她说:“过去我们想‘进入洞穴’来保护自己。现在我们要‘走出洞穴’,发扬光大,让敦煌文化走向世界。”

为了名利,范进士早已一言不发。"我早就离开敦煌了,无论得失如何."谈到吕志和奖,她说:“我对这笔钱没有其他计划。我正在考虑如何利用这笔钱做更有意义的事情,为世界的和谐与发展做出贡献。”

这位81岁老人的眼睛平静而坚定,像沙漠一样坦荡。

上一篇:生两个女儿最幸福?20年后,几大难题双女户谁也逃不掉
下一篇:阅兵在即 中国战机的群里热闹了
关闭

Copyright 2018-2019 catturns.com 开干资讯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